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御用品传承网 > 御品传承 > 国际交流图片

拿破仑的御用画师雅克·路易·大卫

时间:2019-04-19 10:53:38  来源:中国御用品传承网  作者:
分享到:
  

雅克·路易·大卫(1748—1825)是法国著名画家,新古典主义画派的奠基人。又译:雅克-路易·达维德,画风严谨,技法精工。在资产阶级革命民主派雅各宾专政时期,曾任公共教育委员会和美术委员会的委员。

大卫出生在巴黎一个服饰用品商的家里,9岁成为孤儿,由他的叔父彼隆抚养。皇家建筑学院秘书塞代作为他的叔父,为了培养他,送他去他们的朋友、当时著名的画家布歇那里学画,虽然布歇对他的速写印象深刻,却无暇执教,而把他推荐给了学院派画家维恩做学生。

《热恋中的帕里斯和海伦》

1766年秋大卫开始了在学院的学习,通过临摹雕塑品和研究古典绘画,他逐步掌握了学院派的一般规律,随后也加入了罗马大奖的角逐。大卫并不是天才,他个性沉默寡言,喜欢思考,不太合群,缺少典雅,使人感到少年老成,他以惊人的毅力和勤奋刻苦精神,认真地学习过普桑、布歇、格勒兹和卡拉瓦乔。

《智慧女神密涅瓦和战神马尔斯》 114x140cm 巴黎卢浮宫收藏

23岁的达维德第一次参加罗马奖考试,考题是智慧女神雅典娜与战神马尔斯的战斗,艺术风格基本上是模仿洛可可风格,但是人物形象情绪激烈、步伐沉重,因此画面很不协调而落选。

《塞内克之死》 1773 年 123x160cm 巴黎小皇宫博物馆收藏

直到27岁达维德历经3次失败后才获得罗马奖赴罗马留学。专心钻研希腊罗马雕刻,认真画了4年的素描,32岁时曾带着一幅素描稿《帕脱克卢斯的葬仪》回巴黎沙龙展出。在接受古代艺术影响的同时,达维德在思想政治上也受到古罗马共和政体的潜移默化,滋生了反对封建专制统治的政治热情。后来他竭力想借用古代希腊罗马的艺术样式,传达自己的政治见解和思想感情。

《处决自己的儿子布鲁特斯》

大卫最初的创作都是从古希腊罗马的传说和艺术中寻求美的源泉和理想,把古代英雄的品德和艺术样式视为审美的最高标准。他曾说过,古代是当代画家的学校,它是当代画家艺术创造取之不尽的源泉。后来由于接触到一些反封建的革命党人,如雅各宾党的领导人罗伯斯庇尔等,他在政治思想和艺术观念上产生了一些变化,创作了一些富有时代精神的作品。

《荷拉斯兄弟之誓》

《荷拉斯兄弟之誓》,作于1784年,正值法国大革命的前夕。它的主题是宣扬英雄主义和刚毅果敢精神,个人感情要服从国家利益。画面正是表现三个兄弟在出发前向宝剑宣誓“不胜利归来,就战死疆场”的场面,老荷拉斯位于画面的正中,他手上的刀剑是这场宣誓激情的焦点。右角是三勇士的母亲、妻儿和姐妹,母亲担心出征凶多吉少而心痛如割,妻子搂着孩子泣不成声,最右侧的一个姊妹,由于她是作战对方的未婚妻,心乱如麻,因为不论胜负,她都将失去自己的亲人。妇女的哭泣与三个勇士的激昂气概,形成鲜明的对照。为了祖国,必须牺牲个人和家庭的幸福,在这悲壮的戏剧场面上得到了充分的揭示。

《圣罗克向圣母求情》 1780年 260x195cm 马赛美术馆收藏

在大革命中,大卫根据国民议会的建议创作了一些具有鲜明革命时代特征的肖像画,其中最杰出的是《马拉之死》。画家用写实的手法再现了当时的情形:马拉倒在浴缸里,鲜血正在从伤口中流出;带血的匕首滑落在地,而凶手已经逃离现场。画家将画中的主角设计在一个情节和场景之中,丰富了肖像画的表现内容,增强了它的感染力。据说大卫在马拉被刺死的两个小时后就赶到了现场,并被眼前的惨状所震惊,于是他决定用画笔来记录这悲壮的历史场面。

《马拉之死》

1794年7月27日,拿破仑发动政变,推翻了雅各宾党专政,并进行了残酷的镇压。作为雅各宾党成员的大卫也被罗织了17条罪状而被捕入狱。经家人多方周旋,大卫最后因放弃原先信仰并作为有成就的画家而被释放,从此导致了大卫政治信仰和艺术上的矛盾状态。这种矛盾反映在他这时创作的《萨宾妇女》一画中。此画题材源自罗马神话:罗马人因觊觎萨宾的妇女,常去抢夺萨宾妇女和他们的财产,因此导致双方长期的战争。为了不让自己的亲人和已与她们成婚的罗马人继续牺牲,她们抱着幼儿勇敢地冲上战场来阻止双方的拼杀。这反映了大卫要求和解与和平的愿望。

《萨宾妇女》

在艺术上,自1799拿破仑执政后,大卫也与以往不同了,他开始在像《萨宾妇女》、《拿破仑一世加冕》和《拿破仑越过圣贝尔纳山》这样的作品中注入了情绪和色彩的因素,而且他还在包括肖像在内的一些作品中试验各种不同的角色与用笔技巧。

《拿破仑越过圣贝尔纳山》

《拿破仑一世加冕》

《拿破仑一世加冕》以其宏大的场面忠实地记录了拿破仑1804年12月2日在巴黎圣母院举行的隆重加冕仪式。当时拿破仑盛极一时,他傲慢地把罗马教皇庇护七世招来为他加冕,而且加冕时拿破仑又拒不下跪,而是把皇冠抢过来自己戴上。不过,大卫在此并没有表现这一情景,而是选取后面皇帝给皇后加冕的场面。此画尽管仍保持了他先前的古典主义风格,然而画面的色彩和紧张的情绪已表现出大卫新的倾向。整个画面富丽堂皇、金光闪烁,为了表现质感,许多地方色彩厚涂,具有了强烈的动感和情绪表现性。

《列昂尼达在蒂莫彼勒》 1814年 395x531cm 巴黎卢浮宫收藏

1794年是大卫艺术生涯中最光辉的年月,他的艺术充满了时代革命气息,具有鲜明的政治思想倾向性,并将古典主义的艺术形式和现实的时代生活相结合,成为一位革命艺术家。我们从大卫的经历和艺术生涯中,可以明显地看到一个艺术家只有投身于时代的变革,才能创造出震撼人心的优秀作品,一旦脱离时代和人民大众,艺术生命也就枯萎了。

《苏格拉底之死》

大卫给后辈的艺术家留下了宝贵的经验和教训。他曾说:“绘画不是技巧,技巧不能构成画家。”他还说:“拿调色板的不一定是画家,拿调色板的手必须服从头脑”。这些都成为画家的箴言。

来顶一下
近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